關于我們 | English | 網站地圖

分散式風電破局之路 | 創新商業模式形成更廣泛利益共同體

2019-10-12 10:14:01 《風能》   作者: 王芳  

自2018 年4 月3 日《分散式風電項目開發建設暫行管理辦法》出臺后,2018 年被稱為分散式風電的元年,但在實際落地中,依然遇到一些問題,其中一個繞不開的話題,就是商業模式的創新與成熟。

\

江蘇江陰臨港一期:2017年12月1日并網,采用1臺遠景能源140米塔高、單機容量為2 . 2 兆瓦、131米風輪直徑的分布式中壓風電機組,直接接入工廠配電室,自發自用,余電上網

商業模式是利益相關者的交易結構(據魏煒等人撰寫的《商業模式的經濟解釋》),通俗地講,就是企業通過什么途徑或方式來賺錢。具體到分散式風電,在規劃、開發、建設、運維的全生命周期中,如何創新商業模式,讓利益相關方以更優的方式結合,涉及經濟測算、交易成本、利益分配等各個方面,對于構成完整的行業價值鏈和良性的生態體系,推動行業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參與主體多元化,合作模式更靈活

與集中式風電開發需要巨大的資金投入不同,分散式風電的單體項目投資規模小,建設周期短,項目效益好,可廣泛吸收各類企業及個人作為投資者,合作模式也更加靈活。

分散式風電的特點決定了其投資門檻相對低一些。遠景能源智慧風電場產品總監裴波向《風能》雜志記者算了一筆賬,比如一個裝機5 萬千瓦的集中式風電場,按7000 元/ 千瓦的投資來算,需要3.5 億元,以20% 的資本金來算,也要7000 萬元。如果是安裝4、5 臺風電機組、裝機容量為1 萬千瓦的分散式風電項目,若投資成本為8000 元/ 千瓦,以20% 的資本金計算,只需要1600 萬元。如此,幾家園區企業就能通過簽訂開發資源合同,共同出創新商業模式形成更廣泛利益共同體資,各自占有一定比例的股份來進行投資。而田間地頭、港口、園區、社區等這些廣泛存在的場景則蘊含了不同的商業創新模式。目前,很多民營企業在河南參與分散式風電開發中,表現積極。

從經濟效益回報率上看,低風速地區的分散式風電投資資本金回報率都在15%,甚至20% 以上,而國內尤其是中東部的用電負荷集中區,風速滿足5~6 米/ 秒條件的工業園區比比皆是。

除了投資金額少、經濟收益可觀之外,高耗能企業利用自有或租用閑散建設用地,安裝一兩臺風電機組,既有經濟效益,也能滿足綠色用能的需求。因此,高耗能企業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開發主體。

開發主體的多元化也將催生創新的合作模式,進一步重構商業關系。在投資主體的合作方式上,應當實現各參與方優勢互補。北京潔源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魚江濤強調,整機企業在技術解決方案、工程生態建設方面更專注,而開發商則在政府資源、電網和資金方面優勢明顯。未來,分散式風電參與者要積極適應風電開發從選機組設備到選合作伙伴的變化,這也決定了開發商和整機商不再是簡單的機組設備買賣關系,而是更持久的戰略合作伙伴。一些新的合作模式,比如合資公司、聯合開發、EPC 總包等都可以成為創新的合作載體和落點,從而形成更廣闊的分散式風電利益共同體。

吸引多種資本入場,更需民眾參與

資金是促進產業發展的活水和源泉。作為未來風電市場重要的補充力量,分散式風電開發要實現規模化發展,需要更多資金注入。

為吸引資本,促進行業發展,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海裝風電副總經理張曉陽認為,除吸引大型國有開發商參與投資外,應積極探索其他投資主體以土地入股、地方資金參與等方式,推動更多的資本成為風電場的“業主”,激發現有資源開發商的積極性,逐步引導資源開發商同地方政府的關系,為整個風電行業帶來“活水”。

遠景能源副總裁田慶軍則將民眾的參與看作是商業模式成功與否的關鍵,“在中國,一項政策執行得好不好,有沒有生命力,要看神經末梢——最基層的農村,不少產業的歷史證明,離用戶越近,生命力越旺盛,也越符合商業本質。未來的能源變革一定也是如此,從城市的新能源汽車、智能微網到農村的龐大增量市場,都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間。”安裝在河南項城南頓鎮、鄭郭鎮的14 臺遠景能源的分散式風電機組已經運轉快1 年。村民們了解到,這些身高140 米的“大風車”每臺轉1 圈可以發3 千瓦時的電,轉400 圈就夠一個莊戶人家一年的用電量。分散式風電的知識普及,進一步拉近了與村民的距離。

當然,民眾的參與還需要政策的助力和托底,這在歐洲比較成熟的風電市場中已經得到印證。維斯塔斯中國區聯合總裁兼首席財務官Thomas Keller 向《風能》雜志記者介紹,為了獲得更好的民眾支持,丹麥在2009 年引入了四條方案:一是當地居民可以選擇購買風電項目的部分股份以分享收益;二是如果項目最終無法落地,有專項擔保基金對風電項目的前期投入進行補償;三是如因風電項目對附近居民的不動產造成貶值,開發商將進行相應補償;四是當地市政可申請綠色補償基金用于風電項目的景觀建設。這些風電項目與民眾休戚相關,在安全、環保、經濟效益等方面都會將民眾的利益充分考慮進去,并接受他們的監督。風電與社區居民、政府結成利益共同體,更加長治久安。

與電力市場無縫銜接,需體制改革推進

商業模式的同步創新需要與電力市場無縫銜接,而分散式風電在與電力交易的結合中,具有天然的優勢。裴波解釋說:“‘自發自用,余電上網’的模式,更容易被大家所接受,特別是在工業園區。一是機組安裝后,占地僅幾十平方米,假如一年發電500 萬~600 萬千瓦時,自發的電價比正常(工業用電)電價低0.05元/ 千瓦時,按80% 自發自用率算,每年就可節省20 萬~25 萬元,20 年周期就是400 萬~500 萬元;二是如果不愿投資,企業仍然可以與投資者約定好自發自用電價,同時出租自有建設用地收取租金,如果自己投資,按收益率15%~20% 計算,大概5~7 年就可收回投資;三是分散式風電項目,通過分布式交易試點模式,可以進行隔墻售電,與周圍區域的用戶商談電價。很多時候即使打折售電,價格也一般會高于目前的標桿風電并網價格且沒有拖欠,這對中小企業來說也非常重要。并且這還未算上高耗能企業需要購買清潔用能指標的額外花費,實在是一舉多得的模式。”

法國電力可再生能源海上風電運維總監周偉向《風能》雜志記者介紹,在電力交易機制上,歐洲研究的時間很長,比較成熟。歐盟各國擁有開放的電力交易平臺,建立了完善的電力市場交易機制,制定了合理的定價和交易規則,交易透明、暢通、靈活,地方保護小,相對公平公正。例如,核電在法國占有優勢,電價相對要低一些,環保成本低,更具有競爭性,但為了支持其他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在交易平臺上,歐盟規定必須配額一定比例的低價核電。

相比而言,我國電力的輸出與交易則需進一步開放市場,也有賴于電力體制改革來推動。

模式創新依賴環境,廣泛利益共同體降風險

沒有良好的商業環境,即使有好的商業模式,也難以成熟。目前行業發展普遍存在的風險點,也影響著商業模式的創新,尤其對新進主體而言。

\

江蘇江陰保稅區二期:2017年12月31日并網,采用3臺遠景能源140米塔高、單機容量為2.2兆瓦、131米風輪直徑的分布式風電機組,通過遠景能源開關站接入電網升壓站,全額上網,與城市環境友好融合

一是核準難。風電場開發是集多種能力于一體的,原本是通過核準承諾簡化程序,但如果政策不落地,新進企業想快速進行規模化開發很困難。特別是每個地方電力公司要求不太一樣。除了比較統一的110kV 大部分是省級電力公司來經營管理之外,其他35kV、10kV 的接入等級,市級電力公司就能出具相應的意見。這取決于政府部門在分散式風電規劃階段能否更好地協調,電力公司出具的消納意見將是政府部門依據的重要條件。因此,要堅決推動核準承諾制的落地。

二是金融融資機制。新的開發主體,本身沒有過多的資產,缺少擔保。貸款難,利息高,還款期限短都制約著他們參與的積極性。

三是經營問題。在新的技術、時間要求下,對解決方案的提供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進主體如何完成各種開發手續、建風電場,甚至承擔整體的運維,都要全面地分析把控。并且業主在開發理念、分散式經營、合作模式上也需要更多的創新。業主應聚焦于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分散式風電可以充分利用產業技術市場,購買項目開發核準、規劃設計、工程建設和運行維護的全生命周期的專業化服務,真正做到投資人和項目管理人的分離。整體的區域化運維,遠程遙控模式,將更節省成本,發電量也更可靠。

如何降低這些風險?

在田慶軍看來,最關鍵的是要有更多的利益進行分享,引入更多的利益相關方,形成更廣泛的利益共同體。比如,可以與生態旅游、美麗鄉村、特色小鎮、風電扶貧等民生改善工程以及其他產業或團體深入結合,也可以與智慧城市、智慧園區、智慧社區有效融合,為構建未來社區或城市形態提供清潔能源需求和安全支撐。

能源在其他行業領域的滲透性強,以能源為核心開展的商業模式拓展具有跨界創新的潛能,并將帶來更多新的商機與市場空間。例如合同能源效率管理、綜合能源服務等。誕生于硅谷的STEM 公司構建了儲能運營商業模式,通過對電力供需數據的實時分析來控制儲能電池參與需求側響應,賺取峰谷價差。




責任編輯: 李穎

標簽: 分散式風電 風電開發 遠景能源

更多

行業報告 ?

学打乒乓球